别人家的狗(属亲子作文,儿子写一篇,母亲写了一篇)

作者 : 李沛阳 指导老师 : 程治禄 高新实验一小(香榭里) 已毕业 原创 征集活动 时间 : 2018-03-23 10:19

 

儿子:重庆九龙高新实验一小五年级三班,李沛阳,指导老师:程治禄

别人家的狗

虽然我家没有养狗,可阴差阳错地,我却与“别人家的狗”成了秘密朋友。

那是我家对面邻居养的狗,它金黄色的皮毛卷卷的,象烫了一身的小波浪卷。耳朵小巧地耷拉着,随着脚步一起一伏。眼睛小而机灵,随时都在警惕地看着前方。它虽瘦小,可是性格却很要强。如果路遇其它身材高大的狗,各走各路可以,一旦对方想要挑事惹它。它可不甘示弱哟!一蹦老高,直起耳朵,挺起身子,蹬开四腿,“汪汪汪汪。。。。。”一连串大吼。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。所谓“狭路相逢勇者胜!”还没开战,其它狗已被它吓到了,赶紧落荒而逃了。

每天傍晚,我骑车的时候,它刚好出来放风,估计是同一层楼的缘故。我们保持了很久的同上同下,我若骑车在前,它必跑步跟在后头,我有时也跟它说说话,摸摸它的头。它回应我的就是那淡淡的小眼神。

不知从哪天起,它养成了一个习惯,每天放学时,它就蹲在它家门口等我。我一开门,它就摇着尾巴靠过来,用头蹭我的脚,用舌头舔我的手,眼巴巴地望着我。我摸摸它的头,干脆一屁股坐下来,同它讲讲今天学校发生的事。虽然我知道它听不懂我在说些什么,但我相信,它一定能理解我此刻的心情。因为,它听得很认真,一点也没有走开的意思。

有一天下楼散步,我没有看到它,这“别人家的狗”去哪儿了呢?还真有点不习惯呢!走着走着,我不禁出了小区大门,突然,一条棕色大狗从草丛窜了出来。看样子是条流浪狗,全身脏乱不堪,毛发直立着,尾巴还夹在胯下,呲牙裂嘴,嘴角还流着涎水。 天啦,这是一条疯狗,应该是得了狂犬病的症状。我脑袋“轰”地一下大了,这下可怎么办?如果咬到人了人都会得病的。我紧张得背心一下涌出汗,脸也涨得通红了。我本能地想绕开它,但这条疯狗却低着头呜咽着跟了上来。顾不得那么多,我朝小区方向拼命跑去,疯狗对我穷追不舍。眼看就要追到我了,突然。一个小小的身影横空出现。“汪汪,汪汪汪,汪汪汪汪。。。。。。”是那只“别人家的狗”啊!只见它威风凛凛地横在我与疯狗之间,竖起毛发,张开耳朵, 红着眼睛,蹬开四肢,对着那条又高又大的疯狗狂叫。仿佛在警告对方:“别欺负我的朋友,你快走开,否则,我可不客气了!”那条疯狗哪肯善罢甘休,埋着头就要向“别人家的狗”发动攻击。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了,怎么办,这可是一条疯狗啊,“别人家的狗”这么瘦小能斗得过吗?如果它被咬死了怎么办啊?说时迟那时快,“别人家的狗”灵巧地一扭,疯狗扑了个空,疯狗再咬,“别人家的狗”就左跳右闪,不让它得逞。疯狗转了几圈,都有点晕头转向了,自己跌了一跤。我赶紧找来一根木棍,大吼着朝它的腿脚打去。疯狗哀叫着跛着脚逃跑了!

 我丢掉棍子,转身跑向“别人家的狗”,它也正欢叫着向我扑来。我们拥抱在一起,激动地庆祝我们的胜利。我轻轻地对它说:“你真不错啊,采用躲避战术,不仅救了我一命,自己也毫发无伤,真是机智的狗狗啊!”哈哈,它的回应就是用舌头舔我的脸 。。。。。。

这只“别人家的狗”,是我的秘密朋友。我们背着我们的家长约会,一起奔跑,一起溜弯,一起说悄悄话,我们还一起经历了一场生死之劫。算是生死之交了吗?哈哈,反正,“别人家的狗”就是我的知心朋友,它总是在我孤独的时候陪伴着我,我越来越离不开它了!

 

 黑贝

母亲:宋雪梅

五岁那年,我从外面捡了一条小狗。本是纯黑色,却不知为何独眼圈是白色,左右腹也各一块白毛,很像现在的哈奇士。我给它取名“黑贝”。

黑贝整天跟着我。农村天空海阔,我们一起在麦田里打滚,在油菜地里串来串去弄一身金黄色花瓣,在夏天的夕阳下走出一副剪影,总之,我们相依相伴形影不离。

才一年时间,黑贝分明已长成了牛高马大的“壮汉”,而我却还是那个小小孩。我试图骑上它的背,它竞也能驮着我走几步,才一会儿,我就从它背上滚到了沟里。黑贝紧张地伸着头,用爪子挠我,还焦急地打着响嚏,看到它担心的样子,我就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转眼,我应该上小学了,山路弯弯,爬坡涉水。我要步行三十多分钟才能到另一座山腰上的学校。每天早晨,天刚蒙蒙亮,黑贝就在外面吼叫“报时”,仿佛一个活的闹钟。它在门外聆听一会儿,如果没听见我起床的响动,它就会“呜嗯,呜嗯”地挠门,象是在催我赶紧起床。我揉着眼睛,开门时懊恼地踢它一脚,黑贝也不生气,低眉顺眼地跟在我后头。直到我打了个大大的呵欠,它估计我的气也消了吧,才一溜烟地跑在我前面开路。乡野的田间小路,水田里的秧苗含穗包浆生机勃勃,田坎两边也被勤劳的乡民种上了黄豆绿豆等农作物。它们都是旺盛得要吞掉小路的架势。枝绿叶茂,清晨的露水很重,黑贝就一马当先地跑在前面,把豆苗上的露水纷纷抖掉,让我的衣衫裤角不至于被露水浸湿。黑贝跑一段路,再停下来等我,见我跟了上来,就乐得一蹦三尺高,摇头摆尾继续在前面为我开路。眼见学校要到了,黑贝知道自己不能再跟着主人了,就乖乖地站住,远远望着我,直到我进教室。。。。。。

放学了,我一撒脚丫跑出好远,边唱歌边下坡。“汪汪,汪汪汪”那熟悉的声音几多欢畅,那是黑贝,它那黑背,它那白腹,它那长满白毛的眼圈,在开满豌豆花的山包上忽隐忽现。才一眨眼功夫,它就扑到我面前来了。那个激动,那个亲热呀,它都恨不得用它那个大红舌头把我全身舔个遍。

春夏秋冬,寒来暑往。田间地角的庄稼见证了我与黑贝的点点滴滴。高个儿的玉米杆看见黑贝每天坐在山坳等我了吧!绿茵茵的水稻田记录了黑贝送我的脚步声了吧!遍山的桃花李花杏花呢?你们都知道我与黑贝在树下转悠着捡花瓣吧!连老槐树上的喜鹊,斑鸠,布谷鸟都听到了我们的欢笑声呢!那条路,那座山,那所山腰的小学,那条叫黑贝的狗,就是我幸福满满,充满泥土芬芳,享受狗接狗送的有趣童年。

六年级的一个周末。/外婆带我去赶集。那是要翻几座山,跨一条河,最后还要走过一条宽宽马路才能到达的地方。那天,黑贝依然活蹦乱跳地跟在我后面。天光大亮时,我们已走到马路边。啊,柏油路又平坦又宽阔。两边的梧桐树整齐漂亮,这可比那崎岖的山路好玩多了。我不禁在马路上快乐地奔跑起来。突然,“嘟嘟,嘟嘟嘟。。。。”背后疾驰的汽车喇叭声急促又尖锐地响起来。我慌不择路地要往马路对面跑。眼看汽车就要撞到我,黑贝飞身一跃,顺势把我撞回这边马路的梧桐树下,我摔倒的同时,听到汽车“嘭”地一声巨响,还没等看清是撞到了什么,汽车就一路咆哮着向前急驶而过了。啊!是黑贝,它倒在公路另一侧,我爬了过去。我看到我的黑贝,它头上股股冒着鲜血,它的小肠流了出来,它的脚断了,扭曲着翻在另一个方向。。。。。。“黑贝呀,黑贝呀!”我伏在黑贝身上恸哭,它的白眉毛红了,它的白腹也红了,我揩它头上的血,却怎么也擦不完,我想用力把它的小肠塞回肚子里,手却抖得什么也做不了。。。。。。。黑贝这时还清醒着,它那纯净的眼睛还盯着我,它张着嘴想叫,却只能发出轻微的低吟,它的身体在不断颤抖,它正在经受巨大痛苦。我慌乱地哭着、喊着,不知所措心疼万分,抓着头拍着地求人救狗:“救救它吧,救救它吧,它还活着,它还活着!”

泪水呛住了我的喉咙,灰尘迷糊了我的双眼,我猛烈地咳嗽,不停地哀嚎。我感到从未有过的伤心和绝望,我听不到旁边的人在说什么,我看不到面前的人在指什么,我的满世界都剩下一地的血水。只剩下黑贝那小小的抖动着的身子。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但他们却都只是摇头叹息。。。。。。

黑贝的嘴一张一合,我看到它眼睛里的哀鸣,不舍,还有对我深深的眷恋。渐渐地,它眼里的光越来越弱,它的头在我怀里慢慢往下坠。它的四肢还在颤抖,它的体温犹在,但它却慢慢闭上了眼睛,再也听不到我撕心裂肺的哭喊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 

  • 点赞 : 0

  • 收藏 : 0